□晨報記者 葉松麗
  隨著電視劇《離婚律師》的熱播,“離婚”也成為一個熱詞。據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陳如波介紹,去年全年,上海市民政部門共辦理協議離婚60408對,而因經濟困難離婚的僅僅96對。滬上一些代理離婚訴訟的律師告訴記者,當前上海離婚的“重災區”為:動遷戶、外來婿、跨境涉外婚姻以及創業成功人士。此外,閃婚和網絡社交焦慮也是很多人離婚的因素。
  貧賤不能移 富貴不相守
  楊先生和趙女士原來都是某中學的英語教師。後來楊先生辭職,到親戚的外貿公司打工,幾年後自己開了一家外貿進出口公司。由於生意好得忙不過來,於是趙女士辭職開始幫丈夫打理生意。10多年過去,他們的生意越做越大,並慢慢涉足房地產開發、路橋建設等。趙女士也從職場退回到家庭主婦的位置,並隨女兒去國外伴讀。
  一段時間以後,趙女士發現丈夫有了外遇,且與外遇的小孩也即將出生。離婚不可避免。■律師觀點
  這類離婚案件主要出現在一些新上海人中。他們雙雙來滬打拼,白手起家。很多夫妻在創業階段,苦打苦拼卻相安無事,一旦事業成功,雙方就開始把持不住,在各自的生活中迷失方向。這樣的案子很多,多為男方出軌,也有女方因男方全心撲在工作上,自己難耐寂寞,有了新歡後,為瓜分財產而離婚的。
  外來媳婿不易融入上海家庭
  從事IT行業的“80後”小伙子王勇(化名)是湖北人,在張江高科有一份體面的工作。在工作中認識了一個上海姑娘。談了近一年,互相見過家長就結婚了。因為剛工作不久,王勇買不起房子,只好住在女方家裡。
  一開始,丈母娘也覺得王勇不錯,收入可觀,人也聰明。不過,天長日久,這位丈母娘對女婿的看法發生了改變,覺得他的收入跟女兒差不多,兩人又育有一子,要不是住在自己家裡,女婿的日子也夠嗆。有一次,丈母娘居然當面訓斥女婿,說她倒霉,不僅養著個老子,還要養著個外孫!於是家庭矛盾公開了。王勇跟丈母娘反目後,夫妻倆不得不貸款買了一套期房。然而,丈母娘與女婿的關係並沒因此改善。更讓王勇苦惱的是,在幾年的共同生活中,由於丈母娘的介入,動搖了他們夫妻的感情基礎。
  買房後,夫妻雙方為房貸等問題多次發生爭吵,丈母娘竟然逼迫女兒離婚。在四年的婚姻里,妻子在母親與丈夫之間也是筋疲力盡。在面臨抉擇時,她選擇了媽媽。■律師觀點
  無論是外來女婿還是外來媳婦,要融入上海家庭,都是很困難的。他們在語言上的溝通存在障礙,在飲食習慣上也存在分歧,特別是跟長輩住在一起,家庭一般都會出現問題。這類情況在代理的離婚案中比例不大,約占8%。不過,外來女婿的離婚率跟外來媳相比,還是比較低的。相比外來媳,外來婿一般工作技能強,收入比較高,在家庭生活中能Hold住。
  網絡社交焦慮 閃婚又閃離
  20歲的上海女孩小蘭開了一家賣服裝的網店,通過網絡社交平臺,她認識了大她2歲的浙江小伙張強(化名),張強在一家裝修公司做設計,家境殷實。兩人相識不到兩個月就開始同居,小蘭也很快就懷孕了。結婚後,兩人的生活並不美好。小蘭開網店,聯繫人都是網上來網上去,人員成分比較複雜,有時候聊天的尺度比較大,讓張強沒法接受。於是張強讓小蘭把網店關掉了,小蘭長期處於失業狀態。張強想到自己就是從網上找到了這個女人,這個女人也有可能同樣經不住別的男人的誘惑。他越想越擔心,就將小蘭鎖在家裡,不許她單獨外出。有一次,小蘭悄悄出門了,被張強知道後毒打了一頓。
  這樣的婚姻沒法繼續了。儘管孩子才幾個月,但這對年輕人還是義無反顧地離婚了。■律師觀點
  在“80後”“90初”這代人中,閃婚閃離的現象並不少見。在他經手的離婚案中,有半數以上為婚外情,而網絡社交中發生婚外情的又占據了一大半。這一代人的生活中離不開網絡社交平臺,但是一旦走入婚姻,他們又普遍存在著一些網絡焦慮。
  動遷獲補償 賭博全輸光
  洪先生一家從楊浦區遷往南匯的時候,拿到了三套房子和100多萬元的拆遷補償金。此前洪先生在一個小區當門衛,住到南匯後,洪先生夫妻倆可以不再上班了,但是他的妻子顧女士閑不住,給一家點心店做售貨員。剛滿50歲的洪先生則開始安享晚年,在小區的棋牌室打發日子。
  生活失去目標的洪先生隨後開始賭錢、吸毒,還同時跟幾個女人周旋。很快,賭博輸光了100多萬元,還先後賣掉了兩套房子。離婚成了這對動遷戶夫妻無奈的選擇。■律師觀點
  這類人也是在富貴發達後,夫妻不能善終。一些動遷戶為文化層次低、社會階層低、工資水平低的“三低”人員。他們一直過著經濟“緊湊”的日子,突然面對城市動遷的巨額補償,一夜暴富的“三低”們不知所措,產生很多新的社會問題。  (原標題:暴富、閃婚、創業成功成離婚重災區)
創作者介紹

M.A.C. cosmetics

bbwjs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